曾经一个朋友给我讲过一个故事:一棵树爱上了马路对面的另一个棵树,我问她然后呢,她说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很久以后我才懂;不可能的事,开始就是结束。

有的人该忘就忘了吧,所谓的念念不忘,在自己眼里,是爱,在对方眼里,是烦,在别人眼里是贱。

当电视又再影出新的台风潮流,牡丹便会开始失眠、烦躁、失心疯 。

再见了,我那么那么爱你,虽然笨拙,但也努力做了好多,所以我不遗憾了。现在,爱情还给你,你把我仅有的一点点骄傲还给我好不好?你找到了你爱的,而我,还在原地徘徊着。

该失望的事从来没有辜负过我,每次都是认认真真的让我失望,所以握不住的沙,不如扬了它。

后来才知道,一个人能对你造成的最大伤害,并不是他不爱你,而是摧毁你的自信。

唯美而又伤感的爱情说说句子

叶子片片飘零,大地与石头习惯性沉默,注视苍茫。

其实根本就没有风,而是梦的枝芽、路的延伸,朝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位子前进。

像稍微厌恶的表情沉寂传染,既然是带菌的,便有罪,如同同心圆波。

时间存在罐头里面,像凤梨或荔枝那样一直保持真空的甜味。

传闻有一个透明的国度,里面没有悲伤与难过,没有石头阻碍我们的脚程 。

远方仍有停泊的灯火絮语,今晚的月亮在涛声中浮出一朵圆满 。

让风过去雨下来晚霞摊开,仰卧着已经经过三个星座,爱情像彗星那样缓慢但肯定地绕回。

既然还是微笑的便说着谎,如同壁纸与故事书。

影子的蔓藤叶片,在夜里就只氧化﹐在壁上拥抱更多阴暗。

树枝挂在灰蒙蒙的天空下干枯艰涩,西风深入骨髓。

当一截燃短的烟继续诉说往事,拂面经过了一阵脚步声音 。

原来生命可以这么苍老,那么巨大,如一方我望不尽的天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