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你也许不知道,我们每个人都是一堵墙,繁华的,倾颓的,开满桃花梨白的或是披上你难以置信的绿草成林

  而每堵墙都是会旋转的,它们会去寻找光。

  如果,那个时候,你旋转到了一扇窗,一扇向北的窗,那是我给你捧出了满天的星斗

  我会渴望每一个有你的春天,那阳光想要起舞的分分秒秒,你或许还迷恋河畔蒿草,温润淋漓的清新味和着和煦的阳光,意犹未尽。我会陪你躺在草地上,看波浪带走层层柳絮纷飞,繁枝容易纷纷落,嫩蕊商量细细开,我会告诉你,我在春天很爱你

  我会渴望每一个有你的夏天,那热浪带过的一土一地,和着热闹风,熙熙攘攘,揉入你的眼。我会带你去看那些翻滚的麦浪,巨大的金色洗礼仪式,你会笑着说:“好美。”我会背你走过沙滩,堆我们的沙雕,用海螺告诉你:我在夏天很爱你

  我会渴望每一个有你的秋天,那红色枫叶带过的屋顶和篱笆外的石板路,是我们饭余茶后,牵手一一走过的点点滴滴,偶尔会有轻吟的小鸟,生活在于寻常,而寻常中有你,每一个秋,飘零着烟火的味道,是隔壁的老夫妻端上的粗茶淡饭夹杂的浓浓情香味,我会用枫叶遮住眼睛,在红叶的世界里我会告诉你:我在秋天很爱你

  我会渴望每一个有你的冬天,那些不多的雪花,也许只是点缀了你的发,我抚过每一粒粘在你发丝的雪雨,连雨雪都偏爱你,我会捧过你的手,放在嘴边哈气,你说你爱雪,我说我更爱有你的雪地,冬日其实并不寂寞,因为我在冬天很爱你

  我不知道永远有多久,我想也许就是一辈子,我说想和一个人一辈子多困难,可是,我想要和你就这样走下去,像太阳,从东方到西方,亘古不变

  我到底还是遇见了你绕了大半个城市我仍然这么轻易地就看见了你

  像一场春雨后落地的梨花星星点点都是着个人淡漠的痕迹

  原来我的世界里还有这么多的空缺 在你没有出现的时候 它们如此的苍白 你用你的语言你的动作用你的习惯还有你那样清浅的微笑安静的神色把它们涂抹上了多彩的颜色

  它像梵高的《星空》那般的维美梦幻

  又像默奈的《睡莲》那样的写意婉约

  终于不再是青灰色的单一和漠然了

  有个理论说,一个人一生中会遇到两万个适合自己共度一生的人,只是一万九千九百九十九次,我们没有同时发觉到,我站在人海浪潮中,你是不是那第两万个?

  所谓心灵的相栖,就是说在见不到对方的时候,心里满满的都是他;见到了以后,除了心里满满的依然是他,眼睛里也满满是他。幸福来的很容易,又好像很艰辛。也许无数次你和我相遇而过,我们都没注意到谁是谁的两万分之一。

  亲爱的,你也许从未那么认真的看过蓝天,晾着粉气的云朵,像你手中未融化的棉花糖,惹人怜爱。我会选择一个有风的清晨,放飞彩色的气球,它们像赤炎鸟一样热情美好,带着我们许的愿望,得很远,起风了,我紧紧的抱着你,生命安好如你?

  那些被风带着的气球,会不会告诉太阳,有一个人用了一颗比太阳还炙热的心,告诉一个女孩,爱情也可以像彩色的气球一样美丽,太阳会不会笑得满脸通红,日日给他们一个大晴天呢?

  可是爱情也不能日日甜蜜,它也充满着恼人的思念,在折满纸星星的玻璃瓶里,在缤纷难以的日记本里,在每一个离别和重逢的车站里,亲爱的,我没告诉你,我很爱你。

  在没有我的日子里,我和好像和你在一起,在下雨的时候,用爱给你撑一把伞,告诉你,亲爱的,其实,我们一直在一起

  是谁说过,最美的姿态莫过于情人的拥抱

  河中间拥抱,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我们脚下的河水,像时光一样溜走,有着一种永恒的错觉。白水河就是夏季也没有洪涝灾害,这里的水,永远都清澈见底,这里的每一个石头,都能够看见阳光的模样。所以这里有缝在隙的地方,都有野花开放,有小草探头。只有开阔的地方,才不会隐藏阴霾,才是幸福的

  爱情会在哪里?我把它放在存储糖果的陶瓷罐里,一颗一颗地喂到你嘴里,软软的,硬硬的,都是你喜欢的味道。

  世界如何变化多端,我都依然爱你

  天上人间,惜卿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