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6日上午,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喜讯:武汉市无症状感染者及其密切接触者“清零”!但欣喜的同时,不能放松警惕!

同日,北京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徐和建表示,自6月11日新发地发生疫情以来,累计报告本地病例106例,首都疫情形势十分严峻。且多数与新发地市场有关联。(此前,京城最大的海鲜市场新发地,检测发现切割进口三文鱼的案板有新冠病毒!)

专家表示:目前海产品、肉产品并没有被认定是疫情源头。但如果产地来自疫情严重的国家和地区,在生产环节中造成污染,又是通过冷链运输,那么这种污染是有可能的。

外媒曝光挪威三文鱼“养殖罪恶”

 

 

 

01

外媒曝光挪威三文鱼“养殖罪恶”:

养殖条件拥挤肮脏

据环球时报报道,三文鱼肉质鲜嫩,受到无数“吃货”的喜爱,然而媒体近日曝光了挪威三文鱼养殖链的“数宗罪恶”,让喜爱三文鱼的消费者颇感惊诧。

德法公共电视台(ARTE)14日的调查报道称,为弄清楚2018年全世界养殖三文鱼死亡数量达到5000万条之多的原因,该台记者深入三文鱼故乡——挪威进行了实地调查。

作为三文鱼生产和出口大国,挪威的三文鱼年均销售额达500亿欧元。在挪威北部海域,坐落着巨大的海上三文鱼“农场”,每个养殖场都养着上万条鱼。调查记者弗洛丁私带摄像机潜入了养殖场,“我知道会看到鱼因为拥挤而喘不过气,但眼前的景象更为恐怖:大量鱼挤在肮脏、充满它们排泄物的海水里。许多得病的三文鱼身上布满大如手掌的溃疡,有的已变成S型畸形鱼”。统计表明,养殖三文鱼的死亡率高达20%,此外,高密度养殖也让鱼虱泛滥成灾。

除了养殖条件恶劣,人工养殖的三文鱼还威胁到了野生三文鱼的生存。挪威海洋研究所研究员斯卡拉表示,目前挪威野生三文鱼数量约为53万条,人工养殖的则有4亿条。每年约有18.3万条养殖三文鱼逃离养殖场进入海洋。它们不但与后者争夺食物,还将鱼虱传染给后者。

更糟糕的是,两者交配繁育的后代适应力差,繁殖能力低、这直接“污染”了野生三文鱼的基因。近35年来,野生三文鱼的数量锐减50%。

报道还称,人们喜欢三文鱼,主要是看中它的肉质及营养。野生三文鱼在海洋里摄食虾蟹,这让它们富含Omega-3脂肪酸,虾青素则让三文鱼鱼肉拥有亮丽的色泽。然而为了让养殖三文鱼迅速长大,人们投放了混合黄豆植物蛋白和化学合成虾青素的饲料,因此养殖三文鱼的质量远远不及野生三文鱼。

据英国路透社15日报道,由于北京新发地市场切割进口三文鱼的案板中检测到新冠病毒,挪威数家农场已确认,往中国出口三文鱼被暂时叫停。

 

 

 

02

冰鲜崛起,冷冻踏步:

国内外三文鱼产量和消费

据2019年的一份报告数据显示,近年来,三文鱼产量一直在稳步增长,与2018年的增长相比,2019年和2020年全球三文鱼的产量增长预计依然保持在5%-6%之间,挪威和智利通常在夏季产量的幅度最大(夏季是捕鱼的最佳时节)。

2019年,挪威三文鱼平均养殖成本为EUR 4.01/kg(2018年成本为EUR 4.00/kg),折合成人民币约30元/kg,对比饲料成本占40%以上,全球三文鱼饲料产量约440万吨。

尽管中国占全球三文鱼消费体量并不大,但是近年来中国市场巨大的消费潜力吸引了以上主产国在中国布局市场,中国市场已经嵌入了全球三文鱼大局中。

在2013年以前,挪威曾经是对华三文鱼第一大进口国,但2014年,由于挪威出口的三文鱼中“被检测出具传染性的三文鱼贫血症(ISA)病毒以及其他变体”等原因,中国禁止了挪威三文鱼的进口,从该年开始挪威失去了中国最主要的三文鱼供应国地位。

从中国海关数据来看,2015年中国从法罗群岛进口了14,902吨冰鲜三文鱼,位列第一,只从挪威进口了3,537吨(只计算海关渠道),位列第六。位列第二至第五的国家分别是智利、英国(苏格兰为主)、澳大利亚和加拿大。

到了2017年,中挪两国恢复三文鱼贸易,效果立竿见影:2019年,中国从挪威进口了23525吨三文鱼,这数字几乎已经较2018年的1.3万吨翻了一番,也使得挪威恢复了三文鱼第一大对华输出国的地位!

2020年2月份,受疫情影响,物流中断,消费缩减,挪威对中国出口三文鱼数量呈断崖下跌,其价格也也下滑严重,但是随着中国疫情得到有效控制,餐饮消费逐渐恢复,两国三文鱼贸易逐渐恢复正常。

据统计,今年4月,挪威累计向中国出口了3141吨三文鱼,数量同比增长97%;而今年从1月份到4月份,在中国所进口的所有冰鲜三文鱼中,挪威占了45%的绝对份额。

【图】挪威的三文鱼养殖场(图片来源:搜狐)

在中国进口的三文鱼中,除了冰鲜三文鱼,还有冷冻三文鱼(处理工艺不同),2019年中国进口了1.5万吨左右的冷冻三文鱼,主要来自于智利,少量来自于法罗群岛和英国。

截止2019年,中国大约进口10万吨左右三文鱼,其中80%冰鲜、20%冷冻,烟熏和其他种类的产品很少,但展现出的潜力是惊人的:2018年中国-北欧海鲜论坛上一位专家表示,到2025年,中国进口三文鱼大概率将超过 20万吨,甚至会达到40万吨!

 

 

 

03

三文鱼还能吃吗?

专家:冷链运输污染是有可能的

过去4天,北京本土确诊病例迅速上升至79例。这会是常态化疫情防控下的“非常态”吗?如何有效防控?未来发展趋势如何?15日晚,白岩松专访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聚焦北京疫情。

1.北京这波疫情属于“常态”疫情还是“非常态”疫情?

吴尊友:这个数据有两个方面的含义,一是形势十分严峻,在全国基本阻断了疫情传播的情况下,北京突然发现这么多的确诊病例,可见形势的严峻。另一方面,应该看到,这79例确诊病例中,六成是医务人员主动筛查发现的。由此可见,疫情发现十分及时,避免了在更大范围的扩散。总体看,北京疫情防控依然属于常态,包括丰台在内的各区并没有提高应急响应级别。

2.北京这波疫情中,病毒来自哪里?有分析称病毒来自欧洲,是这样吗?

吴尊友:我认为最大的可能是病毒从北京以外的地方输入而来。具体看,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病毒通过被污染的物品进入北京,另一种可能是已经感染新冠肺炎的患者将病毒带入北京。这些患者有可能是无症状感染者,或者是轻症患者,只是自己并没有意识到。

从对病毒毒株的分析看,研究人员分别在病人体内和新发地市场的物体表面分离出病毒,二者是完全一致的。此外,研究人员将我国发现的新冠病毒毒株和世界各地发现的新冠病毒毒株比较后发现,来自欧洲的可能性比较大。但欧洲流行的主要毒株并不代表一定来自欧洲的国家,像美国流行的也是主要以欧洲毒株为主,所以来自于哪个国家还不确定。

3.新发地市场出现疫情,是市场内部存在传染源,还是因为农贸市场人员流动频繁容易传染?

吴尊友:新发地市场的疫情和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疫情存在一定的相似性,二者之间是否存在共同的传播规律仍待研究分析。这类市场的共同特点是,都是阴冷潮湿的地方,这种环境十分适合病毒生存。目前看来,病毒并不是源于北京,而是从北京外部输入的,这一点已经很明确了。

4.目前北京疫情处于哪个阶段?

吴尊友:目前看来,疫情在早期就被及时发现了。首先,几乎所有的病例都指向一个来源,即新发地市场,没有造成广泛的传播,这说明它还在早期。其次,从病例特征看,疫情一般有两个特征,即家庭聚集性或医院聚集性。目前北京没有明显的家庭聚集特征,也没有观察到患者间的交叉传播。可以说,北京疫情第一时间被发现,精准定位在新发地市场。

5.如何研判未来疫情走向?什么时候是这次疫情的关键时间?

吴尊友:未来三天北京报告的病例数将决定这波疫情的走向。由于北京在11日出现疫情后,很快就响应了。对于那些已感染的病人,要发病的话,也就是在明、后两天;如果明、后两天的确诊病例数不出现大幅增长,可以说这次疫情就基本稳定在这样一个规模了。

6.北京西城区11日报告的确诊患者是这波疫情的“零号病人”吗?

吴尊友:可能还会有更早的病例,这需要流调来确认。把更早的感染者找出来,采取措施防止疫情扩散。

7.北京完成了7万多人的核酸检测,只有50多份呈阳性,可否“松口气”?

吴尊友:这说明感染的范围还比较小。而且这些病人的症状也是早期,北京响应及时,疫情还是早期。

8.北京居民都需要做核酸检测吗?

吴尊友:没必要对北京全市居民进行大规模的核酸检测。

9.北京有无必要提高响应级别?

吴尊友:目前疫情是局部的,对于整个北京市来说,没有必要做响应级别的调整。

10.有城市已将北京全市纳入中高风险级别管控,从北京返回当地都需要进行隔离,有必要吗?

吴尊友:北京的疫情还是非常局限的,只局限在个别的小区,并没有蔓延到整个北京市,没有必要把整个北京风险都调到中风险。从北京回到各地,只要没有去中风险和高风险地区,就没必要实施隔离。

11.三文鱼还能吃吗?

吴尊友:首先,海产品、肉产品并没有被认定是疫情源头。其次,只要这些产品的产地没有发生疫情,那么这些地方的这些食品都是安全的。需要提示大家的是,如果产地来自疫情严重的国家和地区,在生产环节中造成污染,又是通过冷链运输,那么这种污染是有可能的。对此,我们要加强检疫。

12.市场上的食品还安全吗?

吴尊友:对普通老百姓(90.900, 0.49, 0.54%)来说,现在市场供应大部分都是来自非疫区的,所以没有必要过度担心。此外,在处理这些食品的时候要注意卫生,特别是生食熟食的器皿不能交叉混用,尽可能不要吃生食。

来源:雪球(ID:xueqiujinghua)综合自扑克投资家、券商中国、央视财经、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