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江苏南通15岁的小盛因劝说要去欺凌初一学生的范某,而被范某认识的社会大哥打死。南通市公安局已将犯罪嫌疑人逮捕。

疑为阻止校园暴力,南通15岁少年遭同学殴打后死亡:校方自称无责,多名目击同学拒绝和死者家属见面

出事前正在备战中考的天天(化名)今年15岁,在父母眼中,他是善良、温和的阳光男孩。天天的母亲葛红(化名)和丈夫中年得子,一直把天天捧在手心。没想到,一场意外夺走了天天年轻的生命,葛红说,5月7日傍晚,天天被同班同学和一名校外青年打伤,造成脑死亡,5月9日下午三点左右,天天经抢救无效死亡。今天(6月8日)上午九点,葛红接到了当地检察院的电话,“检察院说两位打死我儿子的嫌疑人已经被逮捕,问我有什么要求,我说我只有一个诉求,严惩凶手!我的孩子都没了,赔偿还有用吗?”葛红说。

“班主任来电话,孩子出事了”
5月7日晚上六点,正在上班的葛红突然接到了天天班主任的电话,“孩子出事了,你快回来”。班主任着急的语气让葛红的脑袋嗡的一声,来不及多想,葛红赶到了老师说的地方。到达后,葛红发现天天并未在此,附近的市民告诉葛红,孩子被送到了卫生院。到了卫生院的葛红又被告知,天天已经被120接走了,“卫生院的医生说送来时孩子心跳和呼吸已经都没有了,他们救治不了。所以拨打了120和110,天天被送到了南通市瑞慈医院。”葛红回忆,在瑞慈医院他们终于见到了自己的儿子,“听医生说,在救护车上通过心肺复苏,天天的心跳恢复了一些,但是依然没有呼吸且瞳孔放大,被医生判定为脑死亡。”

记者在一份盖有瑞慈医院公章的病史录上看到,5月7日18:48分,瑞慈医院的医生记录到:“40分钟前患者出现神志不清、呼吸心跳停止,由120送我院,来时无任何生命体征。”

不愿意接受结果的葛红夫妇将儿子转到了南通大学附属医院,抱着“也许大医院有办法的”的葛红,还是没能将天天从“死神”手里夺回来,5月9日下午三点,天天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当时医生一直跟我们说转到ICU多贵,没用了,别救了,但我就是不甘心,我的儿子怎么可能说没就没了呢?”已经哭到喉咙沙哑的葛红告诉津云新闻记者。

一份南通大学附属医院出具的入院记录显示,患者于18小时前被他人殴打后出现昏迷,心脏呼吸骤停,遂急送至瑞慈医院就诊,经积极抢救后恢复自主心跳,无自主呼吸,瞳孔散大,后转至我院急诊进一步诊治。南通大学附属医院修正诊断为“蛛网膜下腔出血、肺挫伤、心肺复苏后”。

天天走后,葛红夫妇终日以泪洗面,除了伤心外,他们更想知道,5月7日当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能让两名不足20岁的少年,下此毒手?





为阻暴力发生被殴打致死 现场同班同学围观
5月8日,南通市公安局开发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通报称,“2020年5月7日18时许,我局接到在小海辖区发生一起故意伤害案件。经查,系范某(男,14岁)因与盛某(男,15岁)有矛盾,后伙同蔡某(男,19岁)对盛某进行殴打,致盛某受伤。”



葛红说,天天离开后,自己只知道天天是跟人打架被打死的,但是跟谁打架、打架的原因自己并不清楚,也没有人告知她。“学校和警方都说让我回家等消息,可是一个失去孩子的母亲怎么可能坐在家中等消息?在我的坚持下,一名负责天天案件的吴姓警官,告诉了我们天天被打致死的真相。”

在葛红的叙述中,天天死于一场与他无关的矛盾中。通报中提及的14岁范某是天天的同班同学,初三的范某与初一一名外号为“发胶男”(音译)的男生产生了矛盾,便生出了找人殴打“发胶男”的念头。天天得知这个消息后,想要阻止校园暴力的出现,便将范某的想法“放了出去”,“范某认一名社会上姓陈、外号为‘辉哥’的男士为大哥,天天消息放出后传到了辉哥的耳朵里,辉哥知道后警告范某,不要去打,要不以后我就不认你这个小弟。”得罪了自己大哥的范某,将怒火转移到了天天的身上,5月7日凌晨,范某在qq上威胁天天“不叫人你等着被我打死”。

被恐吓后感到害怕的天天5月7日当天并未到学校上学,但是气急败坏的范某放学后还是找到了天天,“天天一直对理发特别感兴趣,有时间就在小区楼下的理发店观摩学习。当天傍晚他也在理发店内,范某找到他后把他叫了出去,伙同一名校外青年蔡某,把他骗到了无监控覆盖的胡同内,进行了殴打。”

葛红说,当时范某与蔡某殴打天天时,现场还有同班同学在,“他们班有2、3个人在旁边看着我儿子被打。”天天被送往医院后,在事发现场的同学给天天发qq信息:“求求你快点醒来,你还有钱在辉哥那,难道你不要了吗?”这些同学不知道, 天天已经永远都看不见了。

在翻阅天天qq聊天记录时葛红发现,儿子生前曾“借”給辉哥500元钱,“我觉得不能叫借,就是抢走了,因为天天多次找辉哥要钱,辉哥10块钱都不还给他。”葛红因此怀疑,此次打架致死不是偶然,校园暴力应该一直都存在。



母子关系亲密 “唯独这件事没说”
葛红今年52岁了,37岁时才有了天天这一独子,“我们这个孩子来的实在太不容易了,年轻的时候怀不上,到处求医问药,才迎来了我这个宝贝。”提到天天,葛红停不下来,“他虽然学习成绩一般,但阳光、开朗、热心、正义感强,以前从来没有和同学发生过矛盾。还是个小暖男,他爸爸身体不好,常年在家。孩子心疼我挣钱辛苦,经常帮我做饭、刷碗。”

葛红的朋友圈,不多的几条动态里,多与儿子有关。“聪明又可爱的孩子,幸福又快乐的日子。”、“儿子第一次做的油炸糕,味道还不错。”、“12岁就知道心疼妈妈的乖儿子,怎能抛下妈妈独子走呢,你让妈妈往后的日子怎么过呀!”……






除了伤心,葛红还有自责。与其他留守儿童不同,天天一直跟随父母生活,葛红常年在外打工,一直把儿子带在身边。天天初一、初二时葛红在武汉打工,天天就在武汉上学。后来葛红夫妇了解到,江苏的教材与其他地方略有不同,且中考必须回到户籍所在地参加考试,遂2019年9月将天天转回了老家江苏南通上学,“我当时工作不能立刻离开,经过跟当时的领导沟通,今年过年时我回到了老家,就不再走了,儿子在哪我就在哪。”

天天转到南通市小海中学两个月后,突然告诉葛红,自己不想上学了,“孩子出现了厌学的情况,不想去学校,不想学习,说自己跟不上。”葛红当时认为,孩子是一时不能适应新环境,且跟不上老家的学习进度,才生出了厌学的念头。便批评教育了天天,要求他继续按时上学、按时完成作业,“我儿子那么善良,我从来没想过校园暴力会与他有关。怪我没有深究,现在回想起来,应该当时他与同学的相处就遇到了问题。就像事发当天他受到范某的威胁没去上学一样,当时可能也是因为害怕才不想去学校的。从小天天学校、生活中发生的事情都会告诉我,唯独这件事没有说。”

天天离开后,这一猜测折磨着葛红的心智。



校方:与小海中学无关
事情发生后,葛红感觉心里有股气出不去。葛红找了小区楼下的理发店,店员说只看到天天被同学叫了出去;葛红找了事发在现场的同学想要了解情况,父母都以“学业紧张”为由拒绝了自己孩子与葛红夫妇的见面或沟通;葛红找了天天所在班级的班主任,班主任虽然表达了痛惜之情,但并没有其他的信息可提供给这位伤心的母亲。

在一场派出所组织,天天家长与校方的见面调解会上,小海中学的三位副校长代表学校表达了态度,“首先打架致死事件的发生不在校园内,二是事情发生时已经是放学时间,所以整件事与学校无关。副校长说他们是出于人道主义,给我们一些安慰。”葛红回忆。随后学校的老师和学生彻底“闭麦”,葛红再问不到任何与儿子有关的信息。

津云新闻记者采访了多名曾在南通市小海中学上学的同学了解到,小海中学曾是一所集辉煌与荣耀于一身的好学校。“我们的老师都很棒,我当时在直升班,最好的师资都在我们那边,考不上本科全额退款。我那届高考时班上英语全大市平均分第一。我们的数学老师后来负责全市的数学教研工作。”张周(化名)的父亲是小海中学的老师,据他回忆,那时候的小海中学能得到最好的生源,“都是班级前几名升上来的。”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小海中学逐渐“没落”,“小海中学位于城乡结合部的地方,经济算蛮发达的,但是当年学校选择了往市里发展,没有选开发区。市里学校多,不会重视小海的生源,开发区又把资源都给了南通市天星湖中学和东方中学,市里和开发区都没有好生源上来,逐渐小海中学就不行了。”张周说。

张周认为,天天的事件与学校无关,“不是学校的责任,校外发生的事故,怎么好算学校的?”

但是在葛红夫妇看来,小海中学是他们与死去的儿子之间的连接,“如果再没有学校这条通道,我就更不知道天天生前最后的日子到底发生了什么。”

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当中。

吧友评论:

乐乐是大乐乐: 和学校有啥关系? 你儿子自己犯贱惹事不自量力***了 还不是在学校 你还想问学校赔钱 想钱想疯饿了

夜孤灬寒: 回复 乐乐是大乐乐 :你还像个人?这叫犯贱惹事 ?现在网络上的东西三观都这么歪了么

黑门汀: 回复 乐乐是大乐乐 :希望到时候你儿子发生这种事你也能这么想

茶道赛高: 回复 乐乐是大乐乐 :快回家看看你户口本还能翻动页吗

荼靡梨花: 37岁得子之前一直求子无方,老天怜悯让其中年得子,伴你左右15载,可是这15载。.诶 .我等心生怜悯人生在世最见不得白发人送黑发人

weizefeng150: 那几个围观的学生家长也是,赶紧让自己孩子闭麦……

陈冠中2003: 对,受害者还是因为伸张正义而惹上麻烦的,这种事情一定要严惩凶手,不然以后还有谁敢伸张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