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谈谈《仙剑奇侠传四》中的云天青和玄霄二人。此二人同拜入琼华派门下,同床共枕,受业于同一恩师,同时喜欢上同一个女人。结果是一个浪迹天涯,虽有患难,却潇洒而死,而另一个遭受天谴,多年不得超生,可谓同途殊归。

《仙剑奇侠传四》之天青

    其实,我很钦佩和羡慕云天青的性格,他的为人处事是现实中的我的努力方向。此人放荡不羁却又重情重义,算是达到了性格上一个很好的平衡点。可惜天青或许可以说是一个悲剧人物,因为他的性格被当时的社会主流意识所摒弃,被认为是顽劣不通教化。太平村的云家把它赶出了家门,耻于家族有这样一个败类;夙玉与他成亲也有部分原因是与玄霄赌气,而且直到死去时真正爱的人都还是玄霄。然而天青虽然悲悯自己的处境,却不悲悯自己的命运,“我命在我也,不在于天”,他自己从来都很逍遥,不为外事影响自己的处世态度。

    游戏中有个很好玩的一幕,当云天青(已经是鬼了)在阴间见到了儿子,竟然说,“你啊!到底是来干嘛的?!再不说老子走人了!你这小子,玩来玩去竟玩到鬼界来了!”从此处就可以看出天青为人洒脱。然而他并非玩世不恭,因为他还说,“我愧对师兄,所以我在阴间等着他。他不来,我不会走,我要亲口对他说声对不起。”

《仙剑奇侠传四》之玄霄

    再说玄霄,这个毫无疑问,绝对是个悲剧性人物。最后他对天河说的这段话,不得不让我深思,“……天河,你晚了二十二年。昔日修炼双剑、苦无进境之时,无人让我放弃……初有所成、经络逆变之时,无人让我放弃……失却望舒、日夜受火焚之苦,无人顾我生死……如今,太迟了。一生成于修道、亦毁于修道,纠结已深不可解,此种心境,他人怎能体会?!”

    玄霄说的很对,像他那样,练剑修道,然后被迫失败,后来有被冰封十九年,到如今怎么能收控自己的欲念;这一生已经失败了太多,浪费了太多,当机会在眼前的时候,有谁愿意放弃?有谁愿意潦倒一生?

    如果我们与玄霄换位思考,就不难发现其实他修仙没有错,他除妖没有错,他骗天河没有错,他倚赖菱纱没有错,他飞升更没有错。可惜,他错在了自己的性格,错在了开始。玄霄是一个缺少主见却很执著的人,一旦有了先入为主的观念,就会一条路走到头,如果开始的目标是正确的,那么就是成功的一生;而如果一开始就走错了方向,也就很难再脱离黑暗的深渊。

    所以,在琼华派掌门及长老跟玄霄说修炼双剑以灭妖飞升的时候,玄霄就注定会有个悲惨的结局。与他相比,天青要聪明多了。天青相信自己的眼睛,相信自己的头脑,他知道什么事情应该做,什么事情需要放弃。这应该就是两人同途殊归的原因所在,性格决定命运……

《仙剑奇侠传四》之玄霄

    而天青说的那句话——“我命在我也,不在于天”,窃以为意思是自己的命运由自己掌握,虽然最终的结局不可知,但是应该利用时间让自己过得更舒服,更自在,更随心所欲。像这样,即使终为土灰,也不枉一生。当然这句话不能狭隘理解成肆意妄为,它应该指在一定空间内,一定程度上的改变,就像政治经济学里面说的,“人们虽然不能创造、改变经济规律,但应该在正确认识经济规律的基础上去利用经济规律。”

    “我们只能改变过程,却改变不了结果……”菱纱说的这句话显然有悲观情绪,但却可以用乐观的态度去理解。仙剑四中其实有很多观点都相互冲突,甚至完全对立,但它并没有交待孰对孰错,这正是高明的地方。

    在我看来这些观点没有绝对的正确,也没有绝对的错误,因为它们因人而异。其实所谓“道”,多数都强调清心寡欲,或者淡薄养德,但是每个人的“道”都一定得修炼为一样的“道”吗?  这个话题好像延伸得大了些,以后再谈谈我对“道”的理解吧。

    总之,我还是很欣赏天青,而玄霄只能让人怜惜。